吉林手机传媒主办

2017年9月26日 星期二 丁酉年 八月初七

当前位置:首页>悦读>新闻正文

【连载】《没嫁错人》(三)

2017/12/6 15:25:37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悦读 来源:本站

赵红霞天资聪慧,很招父亲的喜爱,但也免不了挨打。

她十岁那年,一次天刚蒙蒙亮,父亲让她去买浆子、果子,她一不小心把灶台上的盆碰到地上,叮咣叮咣一阵乱响,把全家都吵醒了。“怎么回事!”父亲大声斥责。“这是不愿意啊?”不会息事宁人的母亲,加了一把火,炮筒子脾气的父亲从热被窝中蹿出来,随手操起一根擀面杖粗的木棒就朝十岁女儿头上、腰上、腿上乱打。小红霞被打得杀猪一般号叫。但气头上的父亲仍不罢手,倔强的小红霞早就恨透了这个家,她再也不想活了,从墙根处找来一根大铁棒,交给父亲,自己笔挺挺地躺在地上,喊叫着:“打死我吧!打死我吧!今天你不打死我你不是我的父亲!”小红霞的壮举一下子把父亲震住了。

父亲扔下铁棒没再打她,但小红霞不依不饶,躺在炕上三天不吃不喝。打那以后,父亲很长时间没碰她一根指头。小红霞从挨打这件事后立下大志,发奋读书,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长大后找个好婆家。

从三年级开始,赵红霞始终是班里的三好学生、五好学生、班长、团支书、学校团委书记。中学毕业后,她主动要求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招工后,她要求到离家较远的青山镇邮局,不是逢年过节,她基本不回家。

当然,赵红霞不愿回家还有另外一层原因,已到二十六岁的大姑娘,当爹妈的能不急吗?比她大三岁的大姐赵红梅,孩子都两个了,大的已经上小学一年级。别提大姐,一提大姐气不打一处来。大姐身材苗条,瓜子脸、大眼睛、高鼻梁,是向阳镇有名的大美人。追她的小伙子足有一个连。

大姐私下里爱上了一个年轻英俊的消防军官,但说一不二的父母坚决不允,大姐自小性格懦弱,逆来顺受,在父亲的做主下嫁给了一个铁路工人。这个没文化的铁路工人也是个火爆脾气,三句话不顺就动手打人,大姐生第二个女孩坐月子的时候就被打成了中耳炎。这回大姐豁出去了,坚决要求离婚。大姐夫不正面接茬,打起背包通过父亲调回千里之外的老家。

二姐赵红丽的婚事也是父亲做的主,二姐夫虽然脾气没有大姐夫暴躁,却是个吃喝嫖赌、说大话、吹牛皮、干活不出力的窝囊废。红霞看透了,对象还得自己找,没有相中的宁可终身不嫁。周末到了,红霞有半年没回家了,原想回家住两天,听说父母要给她张罗对象,她烦父母唠叨,第二天一早拎个小兜就回青山镇了。

王柏林自那天乘车和赵红霞分开后,感觉度日如年。这天上午,他忙完工作闲下来,躺在床上,拿起一本《红楼梦》心不在焉地翻了两页,看

不下去。这是怎么啦?这要是在平时,一袋烟工夫,怎么也得看十页八页的。

看着看着红霞的音容笑貌又在他眼前闪现,何不找个理由去看看她?一个念头在柏林心中涌出,找什么理由呢?这时他看到了床前的一双旧大头鞋。母亲一到冬天就怕冷,对,这双鞋就寄回去让母亲暖暖脚吧。他又从箱子里拿出一套旧军装,找出一块白布胡乱缝了个包裹。来到青山镇邮局,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你好,需要办什么业务吗?”红霞主动向柏林打招呼。

“我寄个包裹,你不是话务员吗?怎么到这儿了?”柏林一边递包裹,一边不解地问。“我们这人手少,过来帮帮忙,对了,你这包裹不合格,我帮你缝缝。”红霞接过包裹,找来针线,密密麻麻地缝好了。过秤、填单,只四五分钟,业务就办完了。“谢谢,谢了!”柏林平时就嘴笨,一激动,说话都结巴了。他没敢正眼看一眼红霞,转身离去了。



相关资讯

  • 【连载】刑警师徒(第一部)(任剑波著)(153)

    (六十二)触目惊心这是一把马牌撸子,是解放前国内较为常见的外国手枪之一。撸子,旧时北方方言对弹匣位于握把内小手枪的称呼。该种手枪主要为防身自卫设计,枪身较小,便于携带,区别于弹匣与握把分开的驳壳枪等战斗手枪,除军用外多作为警特装备用枪。准确名字应该叫美国柯…

    2019/7/19 9:08:27
  • 【连载】刑警师徒(第一部)(任剑波著)(152)

    第二天,我们这个组补进来两个人,一个是省会市全国有名的法医,一个是省厅刑事技术的痕检梁工程师,看来我的物证优先的建议得到了参考。第二天晚上,牛副厅长来给公安重案审查组开会,除特别强调按期完成案件审查,移送下一工作组的任务外,拿出一个材料请大家讨论,主体框架…

    2019/7/18 9:02:50
  • 【连载】刑警师徒(第一部)(任剑波著)(151)

    (六十一)请愿风波非常时期的纪律与效率同在。选调人员如期如数报到,经过一天的会议精神传达、领导讲话学习、纪律作风教育和分组划片的职权责任明确后,第二天晚上就正式投入工作。此时,基层的“严打”斗争正向纵深发展,其势不可阻挡、如火如荼。拟判重刑、死刑的团伙、集…

    2019/7/17 9:04:09
  • 【连载】刑警师徒(第一部)(任剑波著)(150)

    拿出报到时发给的几张纸——《保密规定》、《严打办工作管理规定》、《文件卷宗借阅、保管、携带、周转规定》、《组织分工和人员分组》,我迅速找到自己的名字:公孙坚决,重要案件审核组。组长是省公安厅的牛副厅长,下面省政法办一个处长和公检法司各两人。我突然发现,我的…

    2019/7/16 9: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