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手机传媒主办

2017年9月26日 星期二 丁酉年 八月初七

当前位置:首页>悦读>新闻正文

【连载】刑警师徒(第一部)(任剑波著)(135)

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著书揭秘刑警传奇经历!

2019/6/25 8:51:02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悦读 来源:本站

(五十五)贴身特护
呵呵呵!离“高干”病房还有几步远,就能听到房间里传出七婶的笑声。推门进去,看见穿着红色毛衣的苏医生正用我昨天买来的桃木大齿梳子给七婶梳头,从神态上看,俩人似乎谈得很投机。“苏医生在?”我打招呼。“我的孩子!”七婶坐在床上伸出胳膊,我上前助她完成了“婶抱”。抬头看看苏医生,她可能不习惯这种俄罗斯礼节,脸似乎有点红。“七婶,感觉怎么样?”我问。“没有问题了,小苏说明天再打一个吊瓶就可以出院了,后天就过新年了,我可不想在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躺在医院里。”七婶说。“这事一会儿我七叔来再定吧?”我不敢发表意见。“难道医生不比巴雅尔知道病情吗?”七婶认真了。“比!比!”我词不达意地应对。脱下棉警服,解下穿着手枪套和两个备用弹夹皮盒,扎在裤带外面的人造革腰带,我们俗称“武装带”,放到七婶的枕头底下,开始干活。

七婶当过兵,知道武器对于战士意味着什么,马上用枕巾将武装带盖严。还像昨天一样,我整理病房既干净利落又几乎悄无声息,不一会汗水就从脸上流下,刚要去上衣处拿手绢,一条白兰相间的毛巾出现在我面前,苏医生正面带微笑看着我。“阿廖沙,歇一会儿再干吧?”七婶说。“马上就好了。”我加快了动作频率。“今天怎么样?”七叔的声音。“喔!苏医生在。”七叔跟两个人分别打招呼。“没问题了,苏医生说明天再打一个吊针就可以出院了。”七婶用汉语说。苏医生点点头。我将拖把放下,欲穿棉衣去给七叔买饭。“不用,我已经吃过了,等你买饭我就得饿个半死,总克扣我的伙食定量。”七叔说。我又拿起水瓶,七婶说,“去换瓶新的,让苏医生带你去。”我刚要说我知道开水房在哪里,七叔摆摆手,“是!”我答应一声退出病房。苏医生跟我后面也退出来了,我看她只穿毛衣没穿棉袄,就跟她说,“你在门外等一下吧,我知道开水在哪里打。”她未置可否,回到了病房门前。当我排队将原来两壶看似滚烫的开水倒掉又重新灌满回到病房时,门已经打开。屋内三人正比较严肃地说着什么,我一进屋就停了。正在反应之际,七叔对我说,“小子,我昨晚没休息好。今晚值班,这里有苏医生照顾方便,你回队里替我值班去!”“我找郑法医替你吧,他一个人也没什么事。我在病房外面站岗,随叫随到。”我出个主意,不想走。“扯淡!这是敌占区吗,还用你站岗?马上走!”七叔命令。“是!”我不情愿地答应一声,到七婶身边取回“武装带”扎在腰上。突然觉得这样安排有问题,“七叔,苏医生明天还得上班,最多能顶上半夜,下半夜还是我来吧?”“公孙参谋,”七叔郑重地叫了一声。“到!我响亮地回答一声,随即双脚并拢,鞋跟“啪”的一声靠在一起,“执行命令”。七叔眼望着天棚似乎自言自语地说出四个字。苏医生把脸转过去,我知道她在笑我,但是在七叔的命令面前,什么“人权”、“狗权”、自尊都不存在,只有两个字“执行”。



相关资讯

  • 【连载】刑警师徒(第一部)(任剑波著)(153)

    (六十二)触目惊心这是一把马牌撸子,是解放前国内较为常见的外国手枪之一。撸子,旧时北方方言对弹匣位于握把内小手枪的称呼。该种手枪主要为防身自卫设计,枪身较小,便于携带,区别于弹匣与握把分开的驳壳枪等战斗手枪,除军用外多作为警特装备用枪。准确名字应该叫美国柯…

    2019/7/19 9:08:27
  • 【连载】刑警师徒(第一部)(任剑波著)(152)

    第二天,我们这个组补进来两个人,一个是省会市全国有名的法医,一个是省厅刑事技术的痕检梁工程师,看来我的物证优先的建议得到了参考。第二天晚上,牛副厅长来给公安重案审查组开会,除特别强调按期完成案件审查,移送下一工作组的任务外,拿出一个材料请大家讨论,主体框架…

    2019/7/18 9:02:50
  • 【连载】刑警师徒(第一部)(任剑波著)(151)

    (六十一)请愿风波非常时期的纪律与效率同在。选调人员如期如数报到,经过一天的会议精神传达、领导讲话学习、纪律作风教育和分组划片的职权责任明确后,第二天晚上就正式投入工作。此时,基层的“严打”斗争正向纵深发展,其势不可阻挡、如火如荼。拟判重刑、死刑的团伙、集…

    2019/7/17 9:04:09
  • 【连载】刑警师徒(第一部)(任剑波著)(150)

    拿出报到时发给的几张纸——《保密规定》、《严打办工作管理规定》、《文件卷宗借阅、保管、携带、周转规定》、《组织分工和人员分组》,我迅速找到自己的名字:公孙坚决,重要案件审核组。组长是省公安厅的牛副厅长,下面省政法办一个处长和公检法司各两人。我突然发现,我的…

    2019/7/16 9:20:02